2014/07/14

老宅遊記 2014 GUNPLA EXPO TAIWAN


身為資深阿宅宅多年的我鮮少出門參與活動,正逢今年 GUNPLA EXPO 移師松山文創園區開展,鋼彈主題加上交通便利給了我很大的動力;好吧!今年就前往朝聖一下順便出門活動筋骨也曬曬太陽。7/11星期五、天氣晴,今天一早整好以暇,上午十點準時從林口長庚出發,搭公車、轉捷運、再步行一小段路程,約莫11:30 到達松山文創園區二號倉庫前。

在到達 GUNPLA EXPO 會場前,遠遠就見到一座 GUNPLA EXPO 活動造勢舞台,也許是來晚了,舞台上空無一人,但舞台下已經悄然聚集起排隊人潮。有服務人員吆喝著「有沒有人要買限定商品?」;我點點頭,服務人員隨即指示我購買地點在會場後方,我緩步走向指定地點,過程中不時有三人五人快跑超越過我;我心想,到底什麼限定商品這麼稀罕需要用跑的,當我轉過彎,還沒見到商品前就先看到長長的排隊人龍,當然,我晚到只能繞兩圈排在最後。

在短短不到五十公尺路程中,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讓我的好奇心不斷增強;這是我購買 GUNPLA EXPO 限定商品第一次需要排隊,所以我更不由自主的想知道今年推出哪些限定商品,若之真稀罕購買個幾盒商品也無妨。站在原地,招手喚來一位現場服務人員問問「今年販售的限定商品」,他給我看了限定商品廣告單,看了看廣告單,我退出了排隊人龍,然後悻悻然離去,當下我心中只浮現兩個字「無趣」。

離開限定商品的排隊人龍後,再度回到會場入口依然再繞兩圈排在最後,等候入場期間人家是三五好友交頭接耳,我是孤單老宅站在太陽下靜靜的等候入場參觀,待輪到我入場時我早已兩眼昏花、老汗縱橫。在會場內走馬看花的逛了一圈,待身體熱度稍緩隨即步出會場。我心中還是那兩個字「無趣」;若硬是要再添兩個字,那肯定就是「至極」了。

到底什麼事可以打動我老宅的心?有!兩則番外篇的小事還滿值得玩味的。

我步出會場,會場出口正巧是購買限定商品的地點,遇見人家正提著大包小包的限定戰利品開心離去,我見一旁有兩位剛買到限定版模型的年輕同好正在分贓,於是我前往詢問「請問,今年限定版模型有什麼特別的嗎?」,其中一位同好指著 RG Z鋼限定品。我問他「這個要多少錢?」。他審慎的拿出發票跟我說了價格。我說「這是普通版的兩倍價!它們有不一樣嗎?」。他翻開包裝盒向我展示零件的說「這個有透明裝甲!」。我說「喔!透明裝甲(其實不是真透明,倒像是毛玻璃)」。我接著又說「透明裝甲不就是為了看見內構?不過 RG Z鋼沒什麼內構,那麼透明裝甲還有意義嗎?」。他笑著答道「還是有內構,只是比較少而已~」。我道謝後離開。

前往搭捷運的路上,我邊走邊想,該類限定版模型或許對每個人的意義不同,有人認為它很有價值、有人認為它未來可以增值,但對我而言,模型就是模型,只不過限定版只是比較特別一點點而已,至於保值、增值與否則需視「狀態」來決定它的價值。

我認為限定版只有兩種狀態最保值。要嘛不做,偶而拿出來孤芳自賞一番,回味一下最初購買時的美好;要嘛好好做,讓它呈現出應有的限定風采。這類透明限定版模型我有幾盒,處理這類透明模型的製作重點在於表現內構層層疊疊的精彩與細緻,以及強調無暇透明裝甲的透視感,若要認真處理真的相當費事,所以我一直遲遲沒動手製作,因為我知道當我剪下第一片零件時,它的價值已無異於普通版,倘若再沒好好表現它,它的價值將蕩然無存。

走著走著,突然發現一家網路上常被推薦的模型店;千里迢迢來到台北城總不能空手而歸,於是走進店裡準備買些模型耗材,也順便造訪一下大家口中的勝地。「弘燁模型」果然名不虛傳,老闆的確很親切且有問必答,也許是商品太多不能樣樣精,所以有些回答帶點含糊,不過這無損於我對他的高度評價。

在模型店內我挑了一批我即將缺料的模型漆、一大疊600番砂紙、幾條研磨膏與補土...。在一旁的商品架的最上方,我看見TAMIYA出品兩種不同卻又相似的蝕刻鋸片,因為太遠我看不清細節,我問老闆「請問,這是蝕刻鋸嗎?這兩種有何不同?」。老闆隨來查看說「是蝕刻鋸,不過我不太清楚兩者的差異」;這時冷不防從我身後傳來一句「這是鋸模型用的蝕刻鋸」。原來是店內的一名熱心的顧客。我問他說「這兩種蝕刻鋸哪個薄?」。他說「這兩種蝕刻鋸一樣薄,只是大小不同;我戰車的天線就用這種工具來鋸開...」。我問他「你拿來鋸天線?天線這麼細,用斜口刀片按一下不就好了,何必鋸呢?」。他說「任何外力都會造成塑膠白化,用鋸的不會,而且鋸起來耗損少且切面平滑...」。基於好奇我再問他「所以你是用TAMIYA這套蝕刻鋸?」。他說「不是,我是用...」並舉手指向某方位;我順著手指方向看過去我說「喔!WAVE 蝕刻鋸。」,「謝謝你,我知道了」。

我不知道這位熱心的同好是否會看到本文,如果他有看到我想跟他說...
蝕刻鋸之所以有那麼多形狀,不僅僅只為了鋸模型而已,有一部分是為了刻線而存在的。而鋸開模型耗損的多寡與平滑度要看蝕刻鋸的厚薄與鋸齒疏密程度而定。鋸齒疏(大)則耗損多、切面粗、但鋸得快。鋸齒密(小)則耗損少、切面平、相對鋸得慢。
另外,不論是用鋸的還是用切的,其模型切面多多少少會有反起的狀況,不過只要稍加打磨即能消除反起;若用筆刀按壓切斷細小零件時出現白化,這表示你的筆刀該換新刀片了;若裁切零件出現白化,上色也能蓋掉白化,若是你不打算噴漆、上色,那又何必費心切斷改造呢?所以裁切零件所產生的白化並不足懼,類似天線這種細小零件筆刀切切就行了。

下午時分天氣由晴轉陰,我想該回家了!回程中,我不斷構思著如何分享這一段既平凡且又平淡的「老宅遊記」。想著想著到家了,一到家隨即跟老婆大人報告說「我沒有買模型喔~」;此時在我背後的手上卻提著一大袋模型用耗材,不過這一袋它確實不是模型(笑)。
newerPageTitle olderPageTitle homeMsg
8 則留言:
  1. 這世道很怪,很多人花費多餘的心思追求莫名其妙的專業,卻離事物的本質越來越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同感!其實不僅在模型圈有這種情形;例如早先的紅酒、自行車...,也有莫名追求極致的狂熱入門玩家。一旦聽其言、觀其行之後也不難發現,他們還是「人云亦云」「似懂非懂」入門者,而追求極致的目地只為了彰顯「我的品味不凡」。

      刪除
    2. 不過話說回來,一門藝術最大的資助者往往不是真正的品味人士,而是肯花大錢的附庸風雅者!!

      刪除
    3. WOW!精闢的註解,直接命中「品味」的核心。

      刪除
  2. 崇先生你好,想請教一下透明的零件或透明版會很難處理嗎?
    我剛好會下星期到大阪,碰巧35週年的高達展。到時應該會抽時間去看一下,我看中了會場限定的全透明高達,但想到崇先生說[倘若再沒好好表現它,它的價值將蕩然無存。]。我也怕我的技巧未到可以好好處理透明零件,畢竟無法上色,做得差的話會浪費了好好一個模型。請問崇先生如何看這些透明版呢?

    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透明版模型難不難處理,需要看你自己要求做到什麼程度。所以不要理會我說什麼,喜歡就買來做。
      透明零件處理請詳閱「透明零件的湯口處理」一文,多少應該有幫助。
      祝你旅途愉快~

      刪除
  3. 其實鋼彈EXPO一直都蠻無聊的,限定品也不外乎是透明版或電鍍版,崇兄怎麼會特別去受豔陽之苦呢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呀~其實我心理也明白,但對它總有些期待,期待它有趣,期待它來點驚艷之作,不過我卻連連失望...透頂...。

      刪除

newerPageTitle olderPageTitle homeMsg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